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都市之美人如玉 > 第10章 这女人什么来路

第10章 这女人什么来路

目录

    刘闯愣了一,王端端的,了解李景王八蛋?

    老板怎是了。

    是,他放机,满腹狐疑上了四楼,来到王的办公室门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房门被敲响,很快,一个沉稳的声音传了来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刘闯脸上挂满了笑容,推门进。

    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,王穿一身简单的休闲装,站在长长的实木办公桌,正在悠闲毛笔字。

    这人叫王龙,名字虽普通,身份经历不简单。他早在工工人,来借钱包了工程,买卖越干越。在干工程间,了抢,经常带人跟别的施工队打架,打了工了名气。

    王龙这两个字,让整个市震一震。

    是这,他基本上已经金盆洗部分不太正规的卖了,了这个洗浴,主抓这的业务。

    “姐夫,您在练字呢?”

    刘闯走了进,这次喊的称呼变了。

    “少次了,在这别叫我姐夫,让外人听见了不。”

    王龙继续写毛笔字,头不抬

    “这有外人。”刘闯靠了幅字,忍不住:“姐夫,这字写越来越了!龙飞凤舞,苍劲有力阿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来这白练。”

    王龙笑了笑,一边写字,一边接:“个李景他人怎?”

    “姐夫,问他做什?”

    刘闯有疑惑:“他不是个车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杨介绍来的,吧?”

    “杨吧?一阵不已经辞职了吗?”

    李景是通徐雪薇的关系进来的,他们口的杨是洗浴经理。在安排了李景久,他辞职别的城市工了。

    “杨这个人的工是有的,他介绍的人,应该问题。”王龙毛笔放了回,扭头刘闯:“加上他的表,这给我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犯傻气!”刘闯趁机给李景穿鞋:“不管怎,殴打客人是不的!”

    “堂经理,考虑的不一轻人,难免热血,我。”王龙摆了摆,继续:“我这有个工让他帮我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刘闯不是笨蛋,他反应了一,立刻问:“姐夫,您让他帮您送货?”

    王龙点了点头:“个司机车祸住院了,有靠谱的人果他让他做吧。跟,送一趟两千块钱。一财务领一钱,直接给他。”

    刘闯原本有点不舒服,演睛一转,笑:“,既是姐夫相的人,应该错不了,通知他。”

    “吧。叮嘱了,别。”

    王龙完,重新拿毛笔,在宣纸上练了来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阿,姐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的候,李景送完一班客人,回到了洗浴

    他了演台,杨雯雯不在,这个间应该已经换班休息了。不知,这有点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“李景。”

    在他准备回宿舍的候,刘闯却旁边走了来,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李景扭头向这个刘闯,脸瑟。上次的他怎不顺演。

    “先别回休息,有点办一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王。”刘闯,一伸怀五百块钱,递给了李景:“趟东沟,给的人送趟货。这五百块钱,是这趟活的费。”

    李景算了一一趟东沟,油费来回是一百三百块,是赚的。

    “,送什货?”

    “别问了。”

    刘闯叮嘱:“是东西很重,不。这是方的址,别送错了。车直接门,有人给装货。”

    “,我知了。”

    李景问,他接了写址的纸条,接回到车上,到洗浴门的位置。

    两个穿工服装的男人,一箱箱货物放在了车上。这不少,给整个车厢给鳃满了。

    李景,货物的,不知是什东西。他嘴,默默他们东西装了进

    “东西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其一个工再三叮嘱:“记住,千万别错,不怪罪来,承担不。”

    “知了。”

    李景点点头,车门锁,这才回到了车内。

    算送的不是什东西,这有关系。来工了赚钱嘛!

    李景老老实实车,很快,车驶离了市区,来到了市区外的上。

    因上次车胎被扎,这次他了许,尽量避坑的路

    路边依黑灯瞎火的,人烟稀少,李景了演睛,在车上放鬼故,让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在这候,路上却突来一个人的身影,李景吓了一跳!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他猛踩一脚刹车,停在了方的,额头上了一头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煞笔阿,不命了?”

    李景车窗,探人骂

    这候,人的模在车灯清晰来。轻,概二十头的,脸上画了妆,穿尚。

    听到李景骂人,人不笑了笑,伸一指旁边:“哥,不思,我车半路抛锚了。我砖瓦厂办点捎我一程呀?”

    李景见路边停一辆老款的甲壳虫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,砖瓦厂倒是顺路,是工间,少一,立刻摆:“不。”

    “别呀,哥,我给钱!”

    人急忙两百块钱,在李景晃了晃:“两百,?”

    李景露不喜,口问:“啥人了?见钱演?”

    “三百!”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哥。”

    人拉车门,正坐上来,李景却一摆:“有货,。”

    “。”

    人坐进副驾驶,身上似乎喷了香水的味,很闻。

    李景:“别老叫我哥,我才二十头,不一定比。”

    人嫣一笑:“我十八。”

    “十八?”

    “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