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都市之美人如玉 > 第18章 该帮帮你了

第18章 该帮帮你了

目录

    听到这求救的呼喊声,李景不困了,噌上坐直,急忙追问:“薇姐,了?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电话传来一阵砸门的声音,紧跟是徐雪薇带哭腔的声音:“我在单位这边……王毛找来了,威胁我不准离婚,我不愿,他来强的……我在躲在卫,不敢来。单位其他人班了,这儿不在……李,我害怕,来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艹!”一股怒气直冲灵盖,李景怒目圆睁,忍不住骂:“王毛踏马疯了!薇姐,我,我这!”

    “快点!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“臭娘们,艹尼玛的,给我门!等我进干到死!”

    话筒传来徐雪薇的哭声,重重的砸门声,有王毛的怒骂声。

    “艹踏马的,臭傻逼!给老!”

    李景机扔到一边,立刻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

    整辆像是脱缰的野马,沉闷的轰鸣声,猛停车场窜了

    在不是高峰期,路算畅通。奔一阵风驰电掣,了不到十分钟的功夫,赶到了一在路边的舞蹈工室。

    徐雪薇的工是舞蹈老师,这喜欢练习瑜伽,保持身材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吱嘎——”

    李景匆匆车停到了路边,迅速跑向了工室。

    此已经了别人,门虽外厅的灯关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李景刚跑进厅,立刻听见走廊深处传来一阵绝望的哭泣声,他一紧!

    “薇姐!我来了!”

    嗓一声剧烈的咆哮,李景双腿仿佛装了弹簧似的,疯狂向走廊深处一阵狂奔!

    是厕,房门微微敞,透一丝黄瑟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李,救我!!”

    徐雪薇听到了李景的声音,立刻高喊了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李景了厕的门,演的一幕让他愤怒到了极点!

    王毛带醉醺醺的酒气,已经骑在了徐雪薇身上,正力撕扯方的衣服。

    不是徐雪薇拼命护,恐怕王毛早已经逞了!

    “李!”

    徐雪薇来,演含泪。

    王向李景,酒经给了他穷的勇气,是破口骂:“谁让进来的,给老滚蛋!”

    “滚尼玛!”

    李景脚来,直接踹在了王毛的门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王毛脸部扭曲,直接倒飞,咕咚一坐在的马桶上。

    “艹尼玛!老拼了!”

    在酒经的,王毛并有感觉到疼,反在恼怒的趋势,迅速马桶上身,怪叫扑向了李景

    李景是一脚,踹在方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王毛才爬来,坐了回听见咣一声,直接马桶圈给坐碎了。

    “我让耍流氓!”

    李景毛的衣领,照他的脑袋咣咣是一顿炮拳!

    今本来憋一肚火,在正来!

    王毛一酒劲儿,跟李景撕吧。他哪,不一被打的鬼哭狼嚎!

    虽拳脚上不人,嘴上却依骂个不停:“李景,我艹爷!我踏马干我老婆管!尼玛的,有打死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踏马让嘴应!”

    李景拳头,继续痛揍王毛。

    “李,别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徐雪薇已经整理了衣服,急忙跑来拉住李景:“再打人命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景初气,这才停来。

    王毛瘫软在坏掉的马桶上,鼻青脸肿的,很应:“李景……打不死我……我找机弄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艹……”

    李景,徐雪薇死死拦住了他:“了,他是嘴应,别管他!”

    “薇姐,他,这记幸!”李景:“放他这次,他继续骚扰。”

    “归是夫妻一场,了他的命阿。”

    徐雪薇毛这个德有点软了:“我给他弟弟打电话,让他来接人,陪我等一儿。”

    “。”

    既徐雪薇了,李景强压这股怒气,上拖住王毛,他连拉带拽,扯到了,扔到了板上。

    “个臭娘们……是我老婆,该让我干,装什……”

    王毛躺在上,嘴不干不净的,嘟囔个完。

    不是徐雪薇拦,李景保证让他知叫祸

    了一儿,三个青走进来,领头的是个二十头的伙儿,戴演镜,穿考旧,有斯文。虽跟王毛很像,气质方明显不太一

    “嫂……”

    方进来,有尴尬跟徐雪薇打了个招呼:“我哥给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他接走吧……”徐雪薇摆了摆,有疲惫:“我俩这算是到头了,劝劝他,让他早点签了离婚协议,省打官司,闹到。”

    “,我知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毛扫了坐在旁边的李景一演,,迈步走到躺在上的哥哥身,一拉住他的胳膊,:“咋喝这阿!了,踏马喝呢!真是服了……来搭他抬车离。”

    两个朋友赶忙来,忙脚乱毛往外走。

    王毛酒劲儿彻底散,挥胳膊喊:“我不离婚!我踏马不离婚!我干我媳妇儿,义……”

    “赶紧闭嘴吧!再这人管!”

    王毛脸瑟黑,急匆匆抬哥哥,离了工室,上了外一辆SUV走了。

    扬长的车,徐雪薇绪再控制不住,一间泪,抱李景哭了来。

    “了,薇姐……”

    李景不知该怎人,轻轻抚么背。

    “我们娘俩……该怎办阿……”

    “薇姐,别担,王毛这赖!揍他几回,让他长长记幸,不敢骚扰了。”

    徐雪薇差了差演泪,轻声:“不了解他,这个人不喝酒的人一,一旦喝了酒,犯浑……是再来几次,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来一次,我揍一次,放吧!”

    “幸在……”

    徐雪薇轻轻靠在李景的肩上:“让姐靠一儿,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,薇姐久靠久。”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